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乱穿金庸最新章节

分卷阅读67

乱穿金庸 | 作者:yjblsys | 更新时间:2017-10-12 11:57:49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
完了这些,又搬来了许多石块继续抛入,觉得下面那人不似人,鬼不似鬼的老东西应该死了后,穆念慈才搀扶着公孙止回去了。
  路上正巧碰到两个巡逻弟子,公孙止见其二人竟然敢偷眼瞧自己的女人,心中怒火狂烧,再加上刚才又遭了暗算,正为不爽,便随手击毙了这二人,将尸体抛掷一旁,才回得穆念慈房中疗伤。
  襄阳,郭府。
  郭靖正在自己房中捧着兵书,可脑海里全是早间陈秋水提亲的事情,怎么也读不下去,虽然看的出来自己芙儿定是中意于陈秋水,自己也是觉得陈秋水这人不错,可毕竟是自己女儿的终身大事,自然难以定下心来,只望黄蓉能快些回来,给个主意。
  黄蓉自从在那晚与陈秋水一夜乱情后,心中七上八下的不知如何是好,总觉没脸去见郭靖,便只好当郭靖在家的时候,就找些要处理丐帮事物的理由,出的门去,避开对方。
  见此时天色已晚,这才不得不回家,待进的屋后,见郭靖皱着眉头,满面心事,做贼心虚的黄蓉当即心中咯噔一下,强忍着慌乱,故作镇静的小意道:“靖哥哥?你怎么了?”
  “啊,蓉儿你终于回来了!”郭靖见了黄蓉,忙起身将黄蓉拉至桌旁,看着自己妻子那绝美的容颜,微笑道:“今日……那个今日陈秋水他……”
  黄蓉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陈秋水三个字,听到郭靖提起,放在桌下的手都有怕的抖了起来,还好郭靖此时也有心事,才未曾注意,喝了口早已凉透了的茶水后,才接着道:“今日他像我提亲,说是与芙儿情投意合,望我准许。”
  黄蓉听后,这才好了许多,心想“还好,还好,不是自己担心的那事情!”
  黄蓉好似溺水之人寻得一块舢板一样的安下了不少心,但随即又对陈秋水提亲自己女儿有些不高兴,可又该高兴,直叫她脑中纷乱,心中纠结,看着一瞬不瞬望着自己的郭靖,想了想后才道:“那这……我看他还不错,比之大小武要强上许多,观其人品嘛……”
  说道此处,黄蓉不禁又想到那晚的温存,永生难忘的那淫靡一夜,恨的妒的有些牙痒,其实她真是想说不准不许的,可又怕自己这么说了,惹的陈秋水不高兴,虽然不担心陈秋水会说出自己与他那晚的事情,但是心想自己与他定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既为了自己,也为了那让自己难忘的坏人,必须准许下来,让自己断了心思念想!更何况自己女儿还极其喜欢那小贼……
  转瞬间黄蓉便打定了主意,看着郭靖点头道:“他的人品也还……也还可以……”说到这里,黄蓉真想揪着陈秋水的耳朵,臭揍对方一顿!意淫舒服了一下后,黄蓉才接着道:“靖哥哥你若是没什么意见,蓉儿我……也同意了!”
  郭靖最是信任自己妻子看人的眼光,遂高兴的一拍手,定声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待他再来,我便应允了他!咱们也不求什么多少嫁妆,只要他能好好待芙儿,便行了!”
  黄蓉看着郭靖那开心都写满脸上的摸样,心中有些酸酸的,还生出了好些个难过,心中臊涩的想着“靖哥哥……芙儿……我对不起你们……可我……就是忍不住的会去想他……想他的甜言蜜语……想他搞弄我时的猛烈如火,现在好了…
  …你们都满意了……我……也可以断了心思了……“
  晚间黄蓉与郭靖躺在床上,说了会儿话后,郭靖便先一步沉沉睡去。而黄蓉却是辗转反侧的难以入眠,一时想起陈秋水那心疼自己调戏自己,或者是讨厌发坏的摸样,而露出了一丝甜笑,一时又盯着郭靖那生出白发的样子而暗暗致歉愧疚,怔怔出神。
  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三更天,黄蓉仍是睡不着,便起身披上了衣服,来到了卧房外间的厅中,左手不知不觉的抚摸在了那对傲人的巨乳上,捏搓着那粒红艳弹嫩的乳头,而右手已然将中指插进了自己的蜜穴之中,咬牙强忍着欲要发出的呻吟,闭着眼睛幻想着陈秋水那如铁般硬的粗长淫物正在插肏着自己的凤穴,心中想着那平日里不敢去想上一下的话语“哦……我的好女婿……以后……以后蓉儿就真的是你岳母了……嗯……秋水你好坏……竟敢肏岳母的屄……啊……你个小坏蛋,好好肏我这个生了芙儿的骚穴吧……怕是……怕是以后没得机会了呢。”
  黄蓉越是这般的去想,就越发觉得舒爽不已,一条白皙修长的美腿搭在了旁边的桌上,将自己的阴户敞的更开,而不断抠弄插肏着自己花瓣的手指,已经被沾染上了满满的滑腻淫液,时而从嘴角发出丝轻轻的呢喃呻吟。
  正在手淫自慰的黄蓉,却未曾想到,自己这番浪态皆被起夜的郭靖瞧了个正着。
  郭靖今日心忧事情,喝多了茶水,睡前并未去方便过,遂到了这会儿有些夜急,迷糊着起床时,发现自己爱妻不在床上,也未曾多想,只以为也是方便去了。
  披上衣衫后,郭靖刚转出卧房,便瞧见了自己妻子大开双腿手淫的摸样,顿时被震的是目瞪口呆,睡意全消,不知所措。
  郭靖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爱妻淫靡摸样,虽然觉得这番姿态很有些不雅,不好!可是却叫他有些色授魂销,下身的阴茎本就被尿憋的涨硬,又看到这幅美人儿午夜淫姿的销魂画面,更是硬直难当,虽然已于黄蓉是老夫老妻,可有些木讷的他,仍是不知该要如何是好。
  黄蓉此时已然将要高潮,那手指在自己阴户中抽动的频率越发的快速,勾魂的呻吟无法再行压制,终是在泄身的那刻,情不自禁的高声浪呼出来!
  闭眼享受了一番泄身后的美感,才将那白皙美腿放下,忽觉身后好像有些不对,转头看去,才发现不知自己的靖哥哥何时站在了身后,正圆睁着双眼,一副不可置信的摸样,但其中还夹杂着深深的情欲。
  黄蓉和郭靖眼神相交,两人都不知该说什么,一个是难以相信,一个是心虚害怕,就这样对望着。静逸的月光从半开的窗缝钻进屋中,两双明亮的眼睛皆是有些慌乱和尴尬,过了半晌,郭靖才打破这令人不安的尴尬寂静,温言道:“蓉儿……你若是想,为夫便给你……”
  黄蓉此时心虚的不知该如何回话,只是低首垂眉,看着地面。只见在她双眼的视线中,郭靖一步步走了过来,将她横抱而起,回了卧房。郭靖连他那尿意也不知何时没有了。
  黄蓉被郭靖轻轻放在了床褥上后,此时的她好似少女出嫁一般,慌羞非常,再加上因为自己的不忠还有刚才的尴尬,更是叫她无所适从,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一件件脱去衣物,直至浑身赤裸,露出一身的精壮肌肉和那一根挺直狰狞的肉棍后,才羞吟了一声,撇开了头,但却偷眼斜视,期待万分。
  没有热吻,没有爱抚,更没有激情的前戏和淫声浪语,郭靖沉默安静的好似在做着什么叫人无聊以及的事情一般,只能听到那从他口鼻之中传出的粗重喘息之声。
  当黄蓉感受到自己那紧嫩滑腻的穴眼被一根火热插入后,体会着那种满足和充实,品尝着一次次强烈的冲击,就这般一直如打桩似得,一下一下,一次一次的抵达花心深处。
  随着黄蓉偶尔发出的难抑淫叫,郭靖却觉得妻子这般叫声,虽是好听,但却觉得她如此这般,有些轻佻淫荡,不是太好。
  两人便这样依然是他上她下,依然是不住耸动着身体,郭靖望着黄蓉那对白美硕大的奶子来回摇晃,听着越发大声的淫叫,有心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随着黄蓉的第四次泄身,郭靖才被自己妻子那阵阵阴潮,冲刷的射出了阳精,结束了如例行公事,如规范条例的做爱后,郭靖看着身下黄蓉那泛着雾气,媚艳的神色,毫不迟疑的拔出了那根插在自己爱妻身体中,依然直硬的肉棒,抚了抚黄蓉微微湿汗的额角,说了声:“我去方便。”这般的破坏气氛的话语,便披上了衣衫,穿好鞋子,出了屋去。
  当郭靖转身,毫无留恋的走后,黄蓉心中觉得好生失落,明知不该,却又不知为何,在郭靖说了那句败兴的话离开屋后,又想起了那晚陈秋水不断淫弄自己,调戏自己的场景,心中酸楚的想“为何……同是男人,同是爱着蓉儿的男人,竟是那般的不同,靖哥哥,蓉儿自知对不起你,可是……你怎得这般,十多年来,还是不懂我……我知道……我明白!若是那样,你便不是你了,可……可蓉儿想要啊……还想要啊……你却……竟然一丝念想都没有的就抽身而走……还……还临了来了句”我去方便“……真是……木头!笨蛋!若是秋水……我……我怎么又去想他?黄蓉!你不可以想了……靖哥哥待你那么好……那么疼你爱你……你怎可因为这样就……”
  黄蓉翻了个身子,眼中落下了一行清泪,愣愣的望着床边窗外的夜色,叹了一声,化作了一丝哀怨,一丝寂寞,飘散在夜空中……
  黄蓉就这般的胡思乱想,不知何时被一条坚实的臂膀搂住了腰肢,也不知何时睡了过去,只是知道,在天光放亮,晨曦万丈后,身边的良人已然不在,黄蓉自嘲且无奈的笑了笑,不知为何,却是不想起身,就这莹肤赤裸,身上的被褥臀乳难遮,半梦半醒,直至日上三竿,才起床梳洗,又化为了那容光四射,迷人心魄的美艳女侠,端庄人妻。
  这几日襄阳城外,不知为何时常有小股敌兵骚扰,郭靖因为有着防务重任,遂无法时常归家,但又忧心自己妻子黄蓉的身体,便在出门前去寻了陈秋水,嘱咐了对方希望能够多多照顾一下黄蓉,毕竟已经同意了陈秋水的求亲,郭靖自然已是把他当做女婿半儿对待,认为托付对方照顾一下他未来的岳母,毫无不妥。
  待陈秋水微笑着恭敬答应下来后,目送郭靖那映照在晨光中离去的身影,低眉垂目,心念着那叫他迷痴不已的黄蓉。
  如陈秋水一般,注视着朝阳景色的还有在草原上生活了两年的乱心儿,此时她的声望虽说依然在金轮法王之下,可哪怕就算是金轮法王,也是对其礼让三分。
  一袭紫衣黄纱,明艳非常,秀美婀娜的乱心儿正自亭亭而立,凝望着无际的草原,正想着那远方毫无讯息的爱郎,突被一兵士告知王爷有请,便收拾了心情,随着那兵士前往了王帐。
  正巧,刚到王帐前,金轮法王领着他的两个徒儿,达尔巴和霍都一同出来。
  两拨人互相行了一礼,便错身而过。
  第一次见到乱心儿的霍都见这女子如此绝色,心下暗赞,跟在师父身旁,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在错身过后,又回头瞧了眼那伊人的倩影,暗吞着口水,只觉身下的火热不知何时已然直立,双眼微眯,打定主意,先探听一番此女身份背景再说,嘴角却泛起了止不住的淫笑。
  乱心儿进的王帐后,才得知原来是近来,周围的许多部落,总被一武功高强之人捣乱耍闹,虽未曾伤人,只是抢去些美食珠宝,且每次追寻,只能得到散落一路的骨头渣子,还有被弄坏,沾上了许多油腻的财物乱扔在地上。那些部落来寻他忽必烈,祈求帮助,所以他今日便寻了乱心儿来,要乱心儿来处理一下这事,抓住那贼人。
  乱心儿领命出帐后,抿了抿嘴,叹了一声,压下对陈秋水的思念,开始琢磨着该从何处着手寻查。

  【待续】 已太监……


============================================== 
【01bz】【官方】【唯一】【QQ群】:651992297(新群)
============================================== 
https://m.diyibanzhu.in
============================================== 
乱穿金庸最新章节https://www.diyibanzhu.in/6/6520/,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午夜奸魔(全)东汉霸王色传(东汉霸王传)红尘佳人如玩物红尘佳人如烟事都市奇缘(更新至第二卷2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