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最新章节_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四章 舅舅浴室强奸外甥女_第一版主网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网 > 其他类别小说 >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最新章节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第四章 舅舅浴室强奸外甥女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 | 作者:hangyuanfly | 更新时间:2017-10-27 16:58:22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
    作者:hangyuanfly

    2017/10/13  

    字数:7243

    ************ 

    第四章 舅舅浴室强奸外甥女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651992297(新群)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六五一九九二二九七(新群)

    **********************************************

    【 https://m.diyibanzhu.in 】

    **********************************************

    老婆要和她的闺蜜一起去逛街,所以特意打扮了一下。

    只见老婆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竖纹大开领紧身衬衫,凸显出那对傲人的浑圆巨

    乳,乳丘间一条深深的乳缝煞是迷人,让人浮想联翩。下身是一件灰色齐臀小短

    裙,将丰硕顶翘的美臀紧紧地包裹着。再配上老婆的杨柳细腰,完美的S 型曲线

    被勾勒出来,性感、诱惑。

    原以为这样完美的老婆只属于我一个人,但是现在不是了。她的胴体被小王

    不止一次的彻夜蹂躏。她已经不再是我那个纯洁的老婆了。只有把我自己灼热的

    精液射入老婆小穴,洗刷她被玷污的阴道肉壁,才能找回对老婆的拥有感。

    看着老婆对着镜子搔首弄姿,我恨不得立刻把老婆按倒在床上,撕破她下体

    的丝袜,端着长枪长驱直入。

    情不自禁的我从身后紧紧的抱住她,双手在乳峰上不停地揉搓着。只是隔着

    胸罩无法感受大奶的水嫩、爽滑。幸好衬衫开领很大,向下一扯,一对大奶兔就

    探出头来,粉红的乳晕和鲜红的乳头完美的展现在镜子前。我探过头,一口叼上

    老婆鲜嫩的肉头,贪婪的吸吮着,另一只丰乳在手里揉搓着。

    老婆轻哼了一声,温柔的摸着我的头,就像给自己的宝宝喂奶一样。

    突然,老婆的电话响起,打破了满屋的绚丽和爱意。

    电话是老婆的妈妈打来的。老婆的舅舅9 年前因为强奸罪入狱,就在我们相

    邻的城市服刑。一周后就是他出狱的日子。希望我们夫妻能他收留一段时间,之

    后会来人接他回老家。

    这事他们之前从未向我和老婆提起,今天才知道,要不怎么也要探望一下。

    可能是因为太过丢脸了吧。

    老婆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又能说什么呢?一个50多岁的老人,还是老

    婆的舅舅,并且也不常住。也就应下了。

    ***    ***    ***    ***

    一周后,我和老婆开车去接舅舅出狱。

    办好了手续后,狱警将一个看起来已经70多岁老头领过来。他,衣衫褴褛,

    全身脏乱不堪,大老远就飘来垃圾桶般的恶臭,身体瘦弱不堪,一看就长期营养

    不良。这监狱确实不是人呆的地方啊!

    老婆忙上前扶住舅舅,眼泪直在眼睛里打转。舅舅也喜极而泣。也是啊,终

    于熬出头,重获自由了。我们夫妻搀扶着他往外走。

    走着走着,我就发现,舅舅有意往老婆身上靠,肘部故意挨着老婆的乳房,

    磨蹭着。舅舅有些陶醉在老婆丰满而性感的胸部上。而老婆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

    些。

    在要上车的时候,舅舅一个不小心,跌倒了。正摔在老婆脚下。

    老头的眼睛立刻被眼前的一双黑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吸引住了。他顺着黑丝

    往上看,隐约可见裙底绚丽的风光,黑丝的包裹下粉红俏皮的小熊内裤,以及勾

    勒出的两个肉丘间的细缝。

    老婆弯腰去扶他。他忙移开视线避免尴尬,但是刚才的风景不禁让他咽着口

    唾沫。下体竟直起一顶小帐篷。

    这老头在里面被折磨成这样,居然还有性能力。可能就是性能力太强了,管

    不住才进去的吧。

    ***    ***    ***    ***

    两个城市不是很远,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进了市区,舅舅的眼睛就不够用了,完全是土老帽进城,看什么都新鲜。立

    交桥、收费站、高速路、超市、便利店、双层巴士、电动车,还有智能手机、Pad

    等等。

    等进了小区,到了家门口,老人却怎么也不肯进门。也许在他看来,小区里

    的湖光山色、喷泉假山,太过超出他的想象了。楼内的壁画衬托着小区的高雅,

    也反衬了他自己的底下,自卑感悠然而生。我们夫妻硬拖着,才把舅舅架进屋里。

    老人进屋,见屋内整洁的摆设,更加唯唯诺诺。让他坐在沙发上,他却直接

    坐在地上。

    「舅舅,你怎么坐地上了,快起来!」,我赶忙去扶他。

    「在监狱里都习惯了,都是这样。再者你家这么好,我身上又脏,别给你弄

    脏了。」,舅舅说。

    「你这不都出来了吗?哪还能像在里面一样,快起来。沙发脏了可以洗。地

    上凉,你着凉了,可怎么办啊?」,我和老婆把老人扶到沙发上。

    老婆去找几件合适的衣服给舅舅洗澡后换上。我陪舅舅看电视。

    一会儿,舅舅说要上厕所,我领他去,并告诉他怎么使用座便。我一个人看

    了半天的电视,舅舅还没回了,刚才明明听到冲马桶的声音了。

    我起身看去。舅舅扒着我们卧室的门缝往里看,眼里发着精光。

    原来老婆在卧室换衣服,她背对着房门脱掉衣服,露出洁白的玉背,圆润的

    乳缘、不堪一握的细腰、丰满上翘的美臀,白嫩纤细的大腿,勾勒出匀称的微熟

    的少妇之美,简直就是真人版的蒙拉丽莎。舅舅边看边咽着口水。

    老婆微微侧了一下身子,弯身去拿床上的家居服。这正好让舅舅到老婆的峰

    峦叠嶂的美胸,完美的S 型侧身,以及阴阜上俏皮的黑森林。

    为了不让舅舅难堪,我回到沙发上,喊老婆快点给舅舅准备洗澡水洗澡。舅

    舅很快就回到沙发上。

    老婆去了一下厨房,然后就让我再去买点菜,冰箱里的菜有些不能用了。

    想着刚才舅舅色眯眯的偷看自己的外甥女,并且他可是因为强奸罪进的监狱。

    这样留老婆和他在家里,怎么都感觉是羊入虎口。

    但是,又一想,有什么好怕的,他现在就是个瘦弱不堪的小老头,能怎么样,

    顶多就像刚才那样偷窥一下。老婆的逼都不止一次被小王干肿了,被看看也无所

    谓了。

    于是,去地下室取车,开出小区。我这才想起来,钱包里只有信用卡,现金

    昨天花光了。忙开车回去,找老婆拿点钱。

    在门厅从老婆的包里拿了些钱,正要往出走,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老婆「啊!」

    的一声轻吟。

    怎么了?卫生间里有虫子、老鼠什么的了?还是?对了,舅舅呢?他不在沙

    发上。不会是——?我赶忙来到卫生间,透过虚掩的门往里看。

    舅舅粗糙的如树皮一般的手,紧紧的抱着老婆的细腰,肮脏的身体贴着老婆

    的美背,苍老的脸搭在老婆的香肩上,磨蹭着,贪婪的嗅着老婆发间的清香。

    「舅舅,不要啊!我是你的外甥女啊!快放开我啊!」,老婆哀求着。羞红

    的脸侧向一边。也许是怕弄伤舅舅,很温柔的挣扎着。双手轻推舅舅,上身向前

    倾,一对酥胸有意无意的蹭着舅舅的手臂。

    「小玲啊,你看舅舅在里面受尽欺凌。现在,满身是伤,身体孱弱,变成一

    个孤苦伶仃的小老头。到现在别说后人,就是连个老婆都没有。」,舅舅哭哭啼

    啼的诉说着自己的可怜。

    「舅舅,你受苦了!慢慢会好起来的。」,善良的老婆安慰着身后的舅舅。

    「所以,外甥女,你就可怜可怜我,让我抱一抱,就像小时候一样。」。这

    话说的就有些不要脸了。别说舅舅了,就是亲生父亲,女儿这么大了,也不能这

    么搂搂抱抱的呀。

    「真的就是抱抱?是吗?舅舅。」,老婆问。

    「就是抱抱。真的!好久没有体会亲人在身边的感觉了!就抱抱!就抱抱!」,

    舅舅哈巴狗一样点着头。

    「那,抱吧,就一会儿」,老婆说。但是他那里知道人性的贪婪。任谁搂着

    这样的美女,哪里会就只是抱抱,更何况是这个多年不见女人的老色鬼呢。老婆

    还是太天真了!

    果然,抱了没多久,老色鬼见老婆没有抵抗,蠢蠢欲动起来。粗糙的手悄悄

    的伸进老婆的裤子里,摸上老婆的翘臀,慢慢的摩擦着,轻轻的揉捏着。嘴里发

    出「啊——」的一声悠长、按耐已久的呻吟声。

    「你怎么可——啊——」。老婆刚要质问老色鬼不守信用,说好的只是抱抱。

    老色鬼的另一只手伸进老婆的衣服里,揉搓着老婆丰满的胸部。粗糙的老脸埋在

    老婆的香肩、脖颈上,拼命地吻着。引得老婆啊的一声呻吟,连话都没法说全。

    在老色鬼一双流氓的老手的骚扰下,身体渐渐发热起来。从面部表情上可以

    看出,她是拒绝的,但又似乎有着带着罪恶感的期盼、顺从。她用来推开老色鬼

    的双手,越来月没有力气,最后只是搭在那,鼻息也慢慢急促起来。

    老色鬼双手用力,让老婆转过身来,扯开上衣。两只沉甸甸的玉乳立刻展现

    在自己的长辈面前,等待着曾经的强奸犯玩弄、猥亵自己。雪白的酥胸,一抹桃

    红的乳晕,樱桃大小的小巧的乳头,含羞带臊的等待着采摘。

    他低下头,在乳沟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整个脸贴在两个入房间摩擦着,如孩

    子得到了宝贝一般。然后,一口将老婆的乳房咬进嘴里,拼命的吸着,更多的乳

    肉,仿佛要把整个乳房都吸到嘴里似的。

    「啊!——嗯!——轻点——啊!——不要啊!——轻点啊!」,老婆被老

    流氓粗暴的吸吮给弄疼了,祈求的说道。

    不想,老婆的哀求反而激起老流氓的欲望。他一把扯下老婆的上衣丢在地上,

    两只手抓住裤腰用力一扯,立刻被扯到脚踝上。

    「啊!——舅舅!——不要啊!」,老婆大叫,双手紧紧地护住身上唯一的

    衣物——小内裤。

    「外甥女,你太美了!就像天上的仙女一样!我都快十年没碰女人了!你太

    美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对不住了!外甥女!」,说着,老色鬼几下扯掉自己身

    上的衣服,光着身子,如饿狼般将老婆撂倒在地上,欺身压了上去。

    「哦!——你要干什么?——哎呦——好疼啊——我可是你的外甥女啊——

    快下来——你怎么能这样啊!」,老婆倒在地上的时候,头部磕地,咣当一声。

    她眼泪汪汪的推搡着身上的老色鬼舅舅。

    此时,一个30出头的少妇白嫩、丰满、娇柔的胴体上趴着一个50多瘦骨嶙峋、

    满身树皮、腥臭难当的老色鬼,一女一男,一少一老,两句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

    起。

    丑陋、肮脏、黝黑的布满青筋的老淫棍如毒蛇般窥视着老婆,看起来已经肿

    胀难忍,蓄势待发。紫黑色的鬼头上,马眼流出大量的粘液,顺着肉棒流到黑漆

    漆的阴囊上,不时蹭到老婆白皙的大腿上,留下一条条脏兮兮的黒色痕迹。

    一股男人长期不洗下体才会有的腥臭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我这才注意到,

    老色鬼龟头下面的沟壑里,有大量的深黄色污垢。想来也是,身上那么脏,必定

    是一直没洗过澡,下体怎么会干净呢。

    老色鬼摸上老婆的下体,发现那里还有小内裤在保护着。向下拉了几下,怎

    奈老婆不配合,双手紧紧地抓着这最后的保护。老色鬼猛地起身,用手疯狂的撕

    烂了老婆的小内裤。

    随着内裤碎片的四散落地,老婆失去了最后的保护,乌黑的下体展现在老色

    鬼的面前。老婆不在挣扎,瘫软在地上,任命的别过头。

    老色鬼提着大淫棍,在老婆的胯间不断冲撞,脏兮兮干瘪的不断耸动着,可

    就是找不准老婆的小穴。想来也是都近十年没有碰过女人了,更何况在进监狱之

    前也不一定有多少碰女人的经验。

    大淫棍在那乱戳着,疼的老婆直皱眉。老色鬼看实在戳不进去,用手在老婆

    下体摸准小穴的位置,扶着大淫棍顶上小穴口。

    「九年了!终于可以日到女人的逼了!」,说完,老色鬼变了一个人似的,

    异常兴奋,两眼放光。如饿虎扑食般,压上老婆,那根充血的大淫棍猛地怼进老

    婆的小穴。

    扑哧一声进去了大龟头。终于,他如愿以偿的再次体会到人类最原始的交配

    的乐趣,他丑陋肮脏的大淫棍的头挤进了又紧致、又温暖、又湿润的小穴里。

    「这就是女人的逼啊!还是自己亲外甥女的小嫩逼!我的天啊!好紧!好爽!

    还在一动一动的往里吸!爽死老子了!就是现在让我死,都值了!」。老色鬼兴

    奋的大叫着。

    身下的老婆张开着白皙的双腿,无助的「啊!」的一声低吟,两片粉嫩的阴

    唇被黝黑的大淫棍撬开,却好像贪吃的小嘴在贪婪的吸吮着黑巧克力。裹着大肉

    棍的小穴,不断蠕动收缩,好像在温柔的给大龟头做SPA。

    「慢点!——疼!——不行啊!——疼啊!——慢点!——舅舅!」。可能

    是大淫棍没有被充分润滑,或者小穴没有足够湿润,老色鬼猴急的往里怼,弄疼

    了老婆。她双手推着老色
我的老婆不可能这么淫荡最新章节https://www.diyibanzhu.in/6/634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都市皇宫(更新至152章)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下部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上部欲界草根(1-161)我和我的陪床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