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离夏和公公最新章节_ 离夏和公公(22)_第一版主网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网 > 其他类别小说 > 离夏和公公最新章节

离夏和公公(22)

离夏和公公 | 作者:13691058106 | 更新时间:2017-10-23 14:04:51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
    作者:13691058106

    字数:4790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651992297(新群)

    **********************************************

    【01bz 官方 唯一 QQ群】:六五一九九二二九七(新群)

    **********************************************

    【 https://m.diyibanzhu.in 】

    **********************************************

    第二十二章

    魏喜打着夹板的右手。遮挡着下体,左手挠着脑瓜皮,干咽着唾液说道。

    「爸想抽烟了,你给爸拿来。」,找不到借口的他只好又拿烟说事。

    离夏笑了笑。知道公公的心思。起身离开,魏喜望着儿媳妇那俊俏的背影,

    又是叹了口气,然后看着自己那有些猥琐的身体,不住的吧唧着。「这叫什么事,

    叫什么事啊。」。

    抽上了烟,情绪稍稍控制了下来,同时,魏喜的双腿也被儿媳分开了,他扭

    着头,呼呼的小烟。不均匀的从嘴里吹了出来。

    手巾漫步在公爹的小腿上,除了左腿后面的那条大疤瘌,前面的迎面骨和脚

    踝处。还有几处伤疤,离夏看着公爹腿上那残留的伤疤,手上更是温柔起来。

    膝盖过后,面对的就是大腿了,而那骚气也更加的浓郁,虽然魏喜抽着烟,

    他或许闻不到,可给他擦身子的儿媳的嗅觉可没有问题。那股难闻的味道。直冲

    到她的鼻子里。让他有些受不了。但是。为了公公对自己的关怀。为了尽孝。为

    了对公公的报答。也为了。嘿嘿。离夏一点也没有嫌弃。

    一双温柔的小手如同月亮般悄悄的爬上来,魏喜刚要接第三根烟,他就感觉

    到那温柔细腻的小手袭了进来,钻进了四角裤的手。让他猛的睁大了眼睛,急忙

    甩掉烟,用手推挡下去。

    老手按住了小手也就罢了,他竟然下意识的闭上了双腿,这一来,本来很自

    然的一个情况,让魏喜给搅合烂了,这一夹腿。就把儿媳妇的手按到了自己那硬

    硬的东西上。一动也不能动。不但他的脸红脖子粗,儿媳妇的脸蛋也如同熟透了

    的苹果。

    魏喜看着自己的手。又抬头看了看儿媳妇。然后又低下头,他是彻底的懵了。

    彼此急促的呼吸着,最终还是儿媳妇主动的分开了他的大腿,把手抽了出来,

    转身又从盆架底下寻来一个盆子,低声说道。「这个盆子没用过,以后你就用这

    个吧」。

    魏喜没有听明白儿媳妇说的话,他呆滞的看着,闭上眼思考了一会儿,听到

    水声哗哗的流进盆子里,他再次点燃了一根香烟。不停的吸了起来。

    「别抽了,都抽了多少根了,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听话,擦完就好了。」

    离夏并没有抢夺公爹手中的香烟,她看了一眼表情木然的公爹,然后麻利的蹲下

    身子,寻了一条丝巾样式的手巾,迅速的投了几下之后,拉开他遮挡的手,探了

    过来。

    在魏喜惊慌的注视下,离夏迅速的清理着公爹大腿根部,手探进四角裤,公

    爹越是不配合。越是让她焦急不堪,气急中的离夏终于发火了,「还要不要洗了,

    那么不听话,还嫌我操心不够吗,你就没有闻到你那里的气味吗?」说着说着,

    她就像吓唬孩子一样,拽起了公爹的胳膊,魏喜正在思考着儿媳妇说的话,就被

    拽了起来,站着的他毫无防备中,就被儿媳妇把四角裤强行拽了下来。

    哈哈。这回彻底解决问题了。那硬挺着的东西。彻底暴露出来。大惊之下。

    魏喜本能的要蹲下身子,可那柔软的丝巾已经先他一步盖了上来。自己的老伙计。

    被儿媳妇给盖住了。魏喜惊慌的窝着身子。像贼一样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可那姿势,自己的那姿势把儿媳妇的手。紧紧的夹在大腿根处,这个老小孩。

    在妈妈的陪哄之下,羞臊无比的站起了身子,那腰板佝偻着哆嗦着。

    离夏也不太好过,自己的手硬生生的被压在公爹的裆下,娇羞羞的她,又是

    安抚又是训斥,这才把手抽了出来,她麻利的给公公擦拭着,第一次,是她真正

    的第一次很清楚的看到了公爹的阳物。啊。怎么那么长。那么粗。比他儿子的至

    少要粗大三分之一。啊。夸张了。反正是要粗大。至于粗大多少。那就要离夏自

    己去比较去了。哈哈。

    已然面对了的事情,离夏到底是豁出去了,她娇羞中压抑着颤抖的手,轻轻

    的顺着茂密的丛林。开始清扫着。  当她握住公爹那有些反应了的阳具时,好

    奇心又开始作祟起来,「嘻嘻。这个坏老人的下身。竟然是这个样子,还在哆哆

    嗦嗦的,怎么?哦,这个坏老人。」心里想着,手里却没有停止动作,她左手捏

    住了公爹的茎身,轻轻把包皮撸开,腥臊的味道一股脑的窜了出来。

    忍受着恶心的味道,离夏羞红着脸,抬头瞪了一眼公爹。说道。「自己也不

    知道清理清理,瞧你这日子过的。泥污都在里面。你也感觉舒服。」,说完她迅

    速的把丝巾投上沐浴乳,撇着头顺着冠状沟仔细的清理着,几番下来。清香的味

    道传了出来,取代了原来的腥臊味道,离夏用手拍拍莖身。笑着对公公说。嘻嘻。

    这次儿媳妇给你洗干净了。这回舒服了吧。嘻嘻。以后要自己洗。也要清理干净。

    不能让污泥留在里面。会发霉的。而且要天天洗。知道了么。说完瞪了公公一眼。

    又坏坏的笑着。不过,接下来更令离夏红透脖子的事情来了。

    公爹艰难的在那里站着,粗大挺直的下体形同竹篙一般,成角度的向着她敬

    礼,那赤裸裸狰狞无比的物事,慌得她的小心脏如同小鹿在撞击,扑通扑通的。

    时间似乎停止了,温热的手巾触碰到公公那弹性十足的物事,一下一下的转

    动着,儿媳妇温柔的小手。放到了那根肿胀的物事上,缓缓的搓动着,魏喜的心

    理也在紧张的压制着,可是,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尤其是被一个温柔的女人。

    那样子握住男人的命根子,任谁也逃脱不掉现实中的尴尬。

    魏喜他自己的下身。在儿媳妇温柔的清洗中。由蠢蠢欲动变成了勃起时的坚

    挺,那不受思想控制的小兄弟。骄傲的出卖了他自己,也不再顾忌他的感受,就

    那样直接的。自然的顶了起来。在离夏的眼里。那模样比成人用品商店里卖的模

    型一般无二。摸在手里的感觉。更是那模型无法比拟的。握在手里不仅弹力十足。

    还有点烫手。握着这个东西。简直让离夏不愿意放手了。嘿嘿。这是什么东西。

    是人身上涨的么。这么粗。这么硬。那个龟头比鸡蛋还要大。

    感受到公公身体的变化,离夏也有些迷离,这是除了丈夫以外的。第二个男

    人的阳物,此时被她的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托在手中,她为了照顾公公的情绪,撒

    了一个只有她自己知道的谎言,那就是她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的亲生父亲洗过澡,

    更没有洗过这个大东西。如果不那样说的话,公公会接受自己的照顾吗?会同意

    让自己给他清洗这个羞人的东西吗?

    看到公公闭着眼睛的样子,离夏镇定的想了想。然后换了一个轻松的口吻说

    道。「爸,以后要学会照顾自己。看看你的身上。这回干净了吧。也舒服多了吧。」,

    又点了点托在手里的公公的阳具说。尤其是这里面。要一天多洗几次。

    她看到老人睁开眼睛,他那胸口如同自己一样呼吸急促,鼻子里轻轻的哼了

    一声,算是回答了自己的问话。

    魏喜抖动的啷当家伙。像玩耍中的孩子,极度不安的耸在儿媳妇的手中,他

    苦笑了一下,看着儿媳妇给他细致的清理着,他越是想控制不安分的下体。就越

    是身不由己。

    这下好了,老人赤裸裸的毫无掩饰的。站在了儿媳妇的身旁,洗也洗了,擦

    也擦了,望着儿媳妇那满月生晕的脸蛋,魏喜咬着牙,努力的压制着澎湃躁动的

    内心,勉强把心事放了下来,颤抖声中。魏喜低低的说道。「爱。又给你添麻烦

    了,孩子有病在身,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还要你来伺候我这个老头子。真对不起

    了。」。

    听到公爹说话,离夏借着说话。转移着自己的紧张和尴尬之情,她讲道。

    「恩,你不常常告诉建建和我吗,人啊,生老病死的,谁没有个灾儿啊病啊,孩

    子生病了,宗建不在身边,我一个女人,要是没有你的安慰和帮助,我都不知道

    如何处理,你也别那么紧张,就权当是闺女伺候着你。」

    此时。离夏的两只小手。温柔的握住了公公暴涨的阳物,她低下了头,望着

    眼前让她迷茫的东西,那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一根异常突兀。爆满青筋血管的柱

    子。直通云霄,在她紧张害羞的同时。又好奇的看着,把一副小女儿的娇羞模样。

    呈现在公公面前。

    话匣子一打开,心事总算了了,他们彼此之间虽然还是害羞。还是紧张,但

    尴尬却不是特别明显了。离夏又显现除了小女儿的本性。想着这样在逗弄逗弄这

    个老公公。

    此时此刻,在浴室中,没有了推诿,清洗的很是顺利,「咳,歇会儿吧,闺

    女。让你受累了。」。魏喜有些颤抖的嗓音,他咳嗽了一下,带动着身体的不安

    分,这时,他那随着咳嗽。试图抖动着的下身。正被儿媳妇牢牢的抓在手中,由

    不得他控制。

    「嘻嘻。要安分一点啊,别那么硬。让我给你清理完。」离夏妩媚的扫了公

    公一眼,用手箍住他的下体,慢慢的肿起来。手指还在冠状沟处轻轻的抚摸着。

    感受到了儿媳妇的摸弄,魏喜缩了缩屁股,努力的控制住冲动。他略带尴尬的笑

    了起来。离夏不停的抚摸着。他要捉弄一下公公。看看他能坚持多久。可是他揉

    摸了五分多钟。公公的东西一直是硬硬的。没有一丝要射出的意思。离夏真有些

    吃惊了。着要是和女人做起来。那得多长时间呀。

    离夏终于停了手。朝着公公哼了一声,带着娇羞又有些扭捏的说道。「这回

    你就安心的静养身体,可不许再做些无聊的事情喽。」,被儿媳妇这么一促狭,

    魏喜的老脸难免又是一红,儿媳妇这么一说,那次自己偷偷的在浴室里的一幕。

    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灿灿一笑之后,魏喜回了一句嘴儿。「你就别老拿爸爸取

    笑了」。

    取过干净的内衣裤给公公换上,离夏率先走了出去。她躺在床上有些慵散,

    回味着刚才和公公在浴室中独处的一幕,她都佩服自己的勇气,这一次的行为。

    虽然有些唐突,不过呢,看到公公放下心情。接受着自己伺候的那一脸满足,离

    夏的心理感觉很高兴。这也算是报答公公为家庭付出。给予他的特别关怀,虽然

    小脸微醺,不过,她还是很开心的。

    他又想。出现了这种情况。自己不那样做。又能怎样做呢。总不能让公公脏

    兮兮的忍者吧。丈夫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怪自己把。毕竟那是他自己的父亲。不过

    为了减少麻烦。问起来时。就说给公公擦洗了上身。洗了脚好了。

    再说轻松一身的魏喜。在进入儿媳妇卧室时,看到了靠在床头的离夏,那一

    天忙碌下来。躺在床上享受轻松的时刻,那身随意的睡裙包裹着的美妙胴体,他

    冲着儿媳妇点了点头,就走到了床边,卧了上去。

    「孩子要是醒来的话,再给他点点嘴唇和鼻孔,去去燥,过个两天。孩子就

    彻底好了。」魏喜侧头对着旁边的儿媳妇说道,那模样真的很像夫妻间的嘱托。

    「恩,我知道的,爸,你也歇着吧。」说完之后,离夏把旁边的夏凉被盖到

    了公公的身上。这一回。就不像昨天了。昨天两个人都穿着白天的衣服。而且非

    常疲劳。

    今天。两个人都只穿着柔软的睡衣。公公和儿媳妇睡在一张大床上。有些更

    像是一对和谐的夫妻了。

    这一晚上,魏喜也和儿媳妇一样,兢兢战战的醒了多次,每一次看到孙子不

    安分的扭动着身子,他都是任劳任怨的帮着端水换芥子。谁家的老人都什么样儿,

    离夏那是看在眼中记在心里的。  凌晨四点多。当孩子再次安然入睡,魏喜给

    小孙子把被子盖好之后,他才彻底的放松了神经,闭上双眼。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小区里,不变的清晨,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进进出出,魏喜迷糊中清醒了过

    来,肿胀的下体。把被子顶起了一个帐篷,忍受着自己的艰难,他轻轻一翻滚,

    走下床去,来到孩子的床边,看了看仍在熟睡中的孙子,那粉嘟嘟的小脸蛋,看

    来小孙子的状态已然好转了过来。

    直起身子,又扫了一眼旁边衣衫不整的儿媳妇,宽松的睡衣下,胸部半个乳

    房都露了出来,白皙饱满,令人喜爱。欣赏了一下儿媳妇的凶猛波涛,老人由着

    心情走到了床尾,以一种审视的姿态。看了看那两条修长纵深的大腿深处,半透

    明的小内裤只能包裹着阴部。差不多整个屁股都搂了出来。魏喜的下面不自觉的。

    又挺起了常枪。赞叹中不舍的走向了卫生间。

    长枪紧握手中,魏喜左手下意识的擒着包皮,看着自己的擎天柱,回想起昨

    日在卫生间里,儿媳妇给自己擦澡,从一开始的慌乱。紧张。尴尬。到后来的释

    然接受。放松,他潇洒的一阵淋漓放纵,心道。「又找
离夏和公公最新章节https://www.diyibanzhu.in/6/6003/,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午夜奸魔(全)东汉霸王色传(东汉霸王传)红尘佳人如玩物红尘佳人如烟事都市奇缘(更新至第二卷2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