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网 > 其他类别小说 > 一代军姬夏蜜蜜最新章节

【一代军姬夏蜜蜜】第02章

一代军姬夏蜜蜜 | 作者:多益善大夫 | 更新时间:2017-05-19 18:31:09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
    书名:【一代军姬夏蜜蜜】第02章(3891字)

    作者:多益善大夫

    ◆ 第二章

    几年前,夏蜜蜜还有家的时候,虽然的确不是最好的时代,但是能和自己最

    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就是幸福的时光了。

    被饥荒和战乱辗压的滨城百姓们,只有一条铁路尚可通往外界,这是唯一可

    能逃离这个水深火热的地狱之城的通道。

    可是,这条铁路已经被军方控制,普通穷苦百姓,即使是住在铁道旁的夏蜜

    蜜一家,也没有办法登上列车。

    「爸,乌鸦也可以吃吧。」

    中秋月圆之时,夏蜜蜜看到光秃秃的树枝头停着几只大乌鸦。

    「那黑乎乎的玩意吃腐烂尸体的,恐怕有毒呢。再说了,咱也没猎枪。」

    「再这样下去,没粮没肉天又冷,爸的病肯定好不了。」

    「没事,我会想到办法的。」

    夏蜜蜜在冰冷的土房里饿得瑟瑟发抖,难以入睡。

    听着呱呱乱叫的乌鸦,突然羡慕起丑乌鸦来。

    在这种乱世,这群腐食鸟既有丰富的食物可以饕餮,又有可以飞向远方的翅

    膀,名声外形不俏却也减轻了被猎食的危险。

    夏蜜蜜怎么都无法入睡,闲来没事,干脆把乌鸦绣在自己的破棉袄上,爸爸

    在一边看了直骂不吉利。

    「乌鸦就是一种长着黑色羽毛的鸟,黑色就是和我自己头发一样的颜色,有

    什么不吉利的?」

    夏蜜蜜不以为意,她不信这些歪门邪道。

    蜜蜜的父亲夏老头子是一个典型的憨厚农民。

    偶尔他想想自己已过半百,中学辍学后一直勤恳忠实务农至今,实在没什么

    出息。

    但是内心特别为自己的女儿感到骄傲。

    他想起女儿总是嘴角泛出微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福气,女儿不仅出落得

    标致水灵,还勤劳聪明而且,怎么说呢,特有脑子。

    可惜近年光景不好,大多数粮食都是上缴了,剩下一点仅够父女两煳口。

    近来战争逼迫得人更是没法活了,缴粮额度又大幅上升,这每天就只能以野

    菜充饥了。

    这样已经过了一年多,蜜蜜的父亲眼看女儿越发瘦弱,经血都快来不了了,

    非常焦虑,自己的肺病也总是好不了,看是身体撑不住了。

    中秋节都吃不上米饭,他终于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让女儿离开这个冰冷的地

    狱。

    事到如今,穷人家的女儿,也只能走这么一步了。

    ◇◇◇过了几天,夏老头子领着一个男人到家里。

    「大哥,小心脚下,泥土很滑的。」

    夏老头子回头,提醒走在他后面的一个冷面大肌肉男。

    「我姓木。」

    那壮汉小心翼翼地摆放自己穿着劣质皮鞋的脚,力求稳顿踩在滑熘熘的泥水

    上。

    「是的是的,木大哥,不好意思,刚下过雨,小心走好。」

    「我说我遭这罪呢,要不我去那边坐着,你去把她领来得了。」

    「也是,不过你看,这也快到了,顺便到我家喝口热菜汤再走。」

    「我这皮鞋都糟蹋了,你赔不起呢。」

    这姓木的踉踉跄跄差点摔个驴滚泥。

    「不会,让我家闺女给你擦擦干净。」

    夏蜜蜜听到门口有人,一开门看到这冷面大肌肉男的一脸横肉,吓愣住了。

    这姓木的看到修长鲜嫩的二八少女,倒是颜色稍微和缓。

    他半眯着眼睛仔细端详着夏蜜蜜,清秀细致的五官和修长圆润的颈子,细细

    的长腿,彷佛白鹤一般高挑。

    嗯,这货色看来有卖头,没想到这破泥洼地方还能长出这么标致的少女。

    「闺女,有客人来了,去热点菜汤。」

    「哎。」

    「不用了,你在这坐坐我看看你,我很快就走。」

    夏蜜蜜看了看爸爸,爸爸点头示意她坐下。

    「你让她把衣服脱了吧。」

    姓木的朝少女指了指,彷佛是在餐厅点菜一般。

    「什么话?」

    夏蜜蜜一惊,跳起身,皱了皱眉头,转身走进里屋了。

    「不好意思,您先坐。」

    夏老头走进里屋,一把握着女儿双手:「如果我这个当父亲的还有别的出息

    ,你就不会没有别的路。如今只能让你跟他走了,不这样,否则恐怕过不去这个

    冬天了。」

    夏蜜蜜看着父亲低眉垂目的模样,也不知怎?办好。

    她把爸爸的手推开。

    夏老头咚地跪在了地上:「我这个做父亲的只能给你找到这条活路了,我对

    不起你。」

    夏蜜蜜被父亲的举动震住了,她往后退了一步,坐在了床上。

    姓木的走进里屋,扶起夏老头子,指着夏蜜蜜:「你别为难我了,也别为难

    你父亲了,快让我看了货,我还有别的货要去看呢。」

    「看货?你要拿我怎么样?」

    「带你离开战区,看别处有人家要你不。」

    「什么人家?在哪?」

    「你别那么多问题,我还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缺陷呢。快把衣服给我脱下来。」

    「我父亲呢?」

    夏蜜蜜问。

    「那我管不来。」

    「你把我父亲一起带走,我就答应你。」

    「那,我得好好看看你呢,值不值得我这?费劲呢?」

    姓木的在床上半躺下来看着少女。

    「我一个人不走,要走必须把我爸也带走。」

    姓木的脸色一沉:「你再囉嗦我走人了。」

    「爸,你出去一下。」

    夏老头子走了。

    夏蜜蜜背过身去,缓缓把衣服解开放下。

    姓木的从没见过这么纤细的颈子,这让他想起了鸟。

    他想,这小女子还挺有女人味,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少女的背后美极了,肤质白皙细腻,虽然消瘦,但是更显得招人怜惜。

    「脸,拧过来吧。」

    夏蜜蜜半转身,玉峰凸显。

    在阳光下,她的奶子白得晃眼,彷若雪山一半。

    姓木的看着她白嫩的乳房和翘凸的橘红乳头,露出了一丝笑容,真是一流的

    货色啊,运气好啊!他勐得跳起来,唰得把少女的裤子扒下来。

    夏蜜蜜把他推开:「不要碰我!」

    姓木的一踉跄倒在地上,撑起身子挥出大巴掌,正要打在她脸上的时候缓了

    下来,在她头上刮了一下。

    「哼,看在你嫩的份上。」

    他伸手搓揉她的胸部:「我得检验一下不是?」

    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到她下体。

    夏蜜蜜啊的叫了一声。

    姓木的很快把手拉出来,他从来很小心,不能把这发财洞穴弄破了。

    姓木的用手指把少女橘红的两个乳头夹起来,拉长,放开,这样反复蹂躏一

    会,两个乳头就变得硬翘翘的。

    姓木的非常满意:「好啊,乳头和阴蒂都很敏感呢!」

    他双手抱着她的头,直勾勾看着少女明亮无辜双眼:「是处女吧。」

    夏蜜蜜咋了一下眼睛。

    姓木的笑了,在她红色小嘴上亲了一下。

    夏蜜蜜一下有点懵,她从来没有被别的男人摸过亲过。

    这个肌肉男发红的双眼,看起来有点像狼。

    从此,她就要进入狼群了吗?◇◇◇初冬来临的时候,夏家父女两人正准备

    要离开故乡。

    「你跟我来。」

    一个衣衫褴褛的运货工走到夏蜜蜜和夏老头子旁边。

    夏老头嘿嘿点了点头,拿起背包。

    货运工指了指夏蜜蜜,我是说她,不是你。

    「我们两人是一起的。」

    夏蜜蜜说。

    「女的,跟我走。」

    夏老头点了点头,跟女儿说:「你先去吧。我待会,没事。」

    夏蜜蜜犹豫了一下,被那货运工拉走了。

    「你运气好,得有人,才能上得了这火车。」

    货运工带着夏蜜蜜走上火车,指着一推高大木框货物:「你躲到那边去,我

    不来叫你,你别出来,也别作声。」

    「我爸呢?」

    「一老头子,不好带。上不车的话,只能悄悄爬上火车顶。那外头那些人,

    都是等着爬车的壁虎人。」

    「我爸说好了跟我一起的!你说谁要爬上去?」

    「那我不知道。一个老头子卖给谁?」

    「不是,那个姓木的,说好了我爸要跟我一起上车的。」

    「我只知道你是我今天的货。」

    「那是送命的事情,孟子山的窄隧道和大转弯处,抓不稳就被摔死!大哥你

    行行好,让我爸也上车,求求你!」

    「你别嚷嚷,安静!否则你也走不了。」

    她听父亲说过,如果没能让姓木的托关系走后门,藏到军方的货物里面,就

    只能铤而走险地趴在火车车厢上方。

    据说百分之五十的人都得死在路上,尤其天气严寒,不死去也得大病一场。

    「那我也不走了。」

    那货运工转身把她推倒在地,掏出麻绳把她围腰绑在了货框上。

    「你给我安生点,活货就是麻烦。」

    他把夏蜜蜜的双手双脚都绑好,离开了车厢。

    夏蜜蜜正挣扎,突然听到父亲叫她:「蜜,我在上面了。」

    「爸?」

    她抬头看到爸半个头探在火车顶上一个缝隙。

    「嗯,我爬上来了。」

    「能行吗?」

    「别担心。没事的。」

    火车轰隆隆缓缓开动了。

    夏蜜蜜再也听不清父亲说话,只能看到父亲的头脸在上方晃动。

    气温已经快近零度,这风寒甚是厉害。

    快到孟子山湾的时候,夏老头已经筋疲力尽,手脚冰冷毫无知觉,头脑也麻

    痹迷煳。

    一种不详的预感告诉他,此时也许该卖力给女儿挤出最后一个微笑。

    他看到自己纤瘦如白玉兰般的宝贝女儿,被那姓木的冷面大肌肉皮条客压在

    身子底下。

    他伸手,想握着女儿纤细冰冷的小手,不知道他够着没有呢,不知道他挤出

    微笑没有呢,也不知道女儿看到没有,刷地他就被一股强大冷峻的力量抛入万劫

    不复的山崖。

    夏老头辛劳一生,最终饥肠辘辘血肉模煳地横尸野外。

    和大多数爬车的壁虎人一样,以为终于搭上了通往光明的列车,正沉浸在能

    脱离困境的愿想中,却不知道会再被现实的力量狠狠摔离梦境。

    卑贱的生命最终惨死于?滨冰冷的孟子山崖中,这正是乌鸦多飞来?滨城的

    原因。

    ◇◇◇从此,夏蜜蜜再也没有回到的自己困苦多难故乡。

    她也很害怕听到火车相关的一切。

    时不时梦见快被冷死饿死的自己。

    有食物的时候,她总吃得很多很饱,怕下次吃不上。

    冷面大肌肉皮条客一开始看她身体纤瘦面色饥黄,也就可怜她,总给她留两

    口肉吃。

    渐渐两个人混熟了,夏蜜蜜也觉得只能靠他给自己找个好人嫁了。

    营养跟上以后,夏蜜蜜渐渐屁股圆翘了奶子丰盈了,修长腿和纤秀手臂也圆

    润起来,面色也慢慢红润。

    姓木的看着她越来越丰美玉立,总是痴痴想自己先把她霸占了,还是出于生

    意人的思考,要把她这处女身高价卖到艺妓院。

    「这三个地方都在哪?」

    夏蜜蜜趴在床上,上下晃荡着两条白莲藕一样的小腿。

    「说了你也不知道。」

    冷面大肌肉皮条客嗦嗦噜噜大口吃着荞麦面。

    「你说说嘛,有靠海的吗?最好温暖点的。」

    「干嘛靠海,你想从海里游走不成。」

    「我听说靠海吃海,有鱼啊海产啊,就不容易有饥荒的。」

    夏蜜蜜拿来一堆筷子,开始从他的碗里拨拉面条到自己嘴里。

    「你还挺会想的嘛。」

    他撂下筷子,把面碗推向她。

    「靠海的,或者靠湖的。」

    「我哪知道,我又没有地图。」

    「那你不会去问问?要不看哪里能借张地图看看行不?」

    「你叫我去我就去?」

    夏蜜蜜伸出尖尖修长的手指,揉着他的大腿根部,嘟着嫩红小嘴撒娇呢喃:

    「求你,去呗,找个靠海的地方让我安生些,哈,好嘛。」

    姓木的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一代军姬夏蜜蜜最新章节https://www.diyibanzhu.in/4/4979/,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医护宿舍的艳遇体操少女谈情说爱——兄妹初中那点事小夜子的女性化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