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网 > 其他类别小说 > 蚀骨之夜最新章节

蚀骨之夜(4.1-4.2)

蚀骨之夜 | 作者:哈维丹特 | 更新时间:2017-06-11 19:43:46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https://www.diyibanzhu.in 】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
    作者:哈维丹特

    字数:4072

    ***    ***    ***    ***

    第四章

    4。1

    「呜……呜呜呜……」

    在从早上醒来开始,直到傍晚,几乎被趴在我一丝不挂的身体上的小恶魔连

    续的舔弄了七八个小时乳首的我终于哭了出来。她狡猾又灵巧的小舌时而用粗糙

    的舌面一下一下大幅度的擦弄,时而挺起舌尖稍稍用力按压着重点攻击,又或是

    轻轻用牙齿咬住乳尖快速地用舌尖扫弄着我无处可逃的乳首,几乎花费了一整天

    的时间,在她熟练的技巧下一点一点地剥开了我的乳尖上不敏感老肉,让皮下那

    层密布着神经最敏感的鲜红的新肉逐渐暴露出来。

    我仰面朝天,正躺在精致的公主床上,滚烫的乳首让我几乎无法思考,在茉

    莉温暖的快感煎熬中神智逐渐开始崩溃。

    窗外是克拉罗城的一如既往热闹非凡的市井,不同于王国的人类至上,对于

    这里已经见多识广的各式各样的人种来说,茉莉与我只是一对年轻的,只是晚上

    的动静稍微有些大的放荡人类夫妇而已。

    「嗯?诶……」

    趴在了我的身上,扶着我因为电流般的快感而不断痉挛的胸肌的茉莉似乎没

    有想到我会哭出来,眼睛微微露出些惊异,小舌离开了我鲜红的乳首。

    「呜呜呜……主人……主人……我真的已经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呜呜呜…

    …」

    我摇着头哭着哀求着,身体平躺在床上,除了勒在阴茎根部的那根恶趣味的

    红绳,再也没有任何物理或者魔法性质的拘束,如果说是什么将我拘束住的话,

    只能说是「主人的命令」了吧。现在我已经被制作成了极度敏感乳首别说是承受

    她的小舌连续挑弄,仅仅是轻轻的一吻都能让我的胸膛的如同电击一般的弓起。

    我绝望的死死地将我自己的双臂按在床上那样,全身保持不动,赤裸着全身供这

    个可爱的少女尽情的玩弄。

    如果要我只说结果的话,那么眼前这个穿着丝质睡衣,正精心的用小舌细细

    的挑弄,来回的用舌尖拨弄着我胸前最要命的两点的少女,就是我的主人了。那

    个一个月前的一个夜晚突兀的闯入我的生活的邪恶的恶魔,而后又因为某些不明

    的原因一同被一只有着相较于茉莉有着更为成熟的肉体的魅魔无情的拷问,却在

    我昏迷之中不明不白的将我救出的魅魔少女。

    在我混乱的记忆中,似乎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正全裸的被她抗在肩上,

    而她正眼神坚定的驾驭着马车奔跑在充满了迷雾的森林里。虽然整个事件扑朔迷

    离,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艾德勒·茉莉在魅魔们已经取得了某种她们想要的东西

    的情报之后,为什么依然以打探情报为借口绑架了我,并且执着的想要让我成为

    她的仆从。

    虽然理由依然是迷,但茉莉的确为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北部森林里负责护

    送那本死灵之书的神秘人物杀死了几乎艾莉管理的所有魅魔让第七狱的某些领主

    十分的震怒,甚至茉莉也为她的诡异行为沾惹上了串通的嫌疑。虽然我混乱的大

    脑依旧回忆不起来那个夜晚,那个充满触手的地牢里,被媚药折磨的发疯的两人

    究竟是怎么逃出来。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似乎是回不去以前的安逸又无趣的

    图书馆管理员生活了,我不知道我的小主人到底打着什么算盘,为什么要为了我

    付出如此的代价。但至少目前从结果来说——虽然这很不可思议,艾德勒·茉莉,

    也就是我的主人,这只高傲又淫靡的恶魔,似乎彻底背叛了第七狱。

    「对不起了呢……哈维实在是太可爱了,一不小心就一直舔下去呢。」

    她慵懒的起身,粘稠唾液在我鲜红的乳首上淫靡着。嘴角扬起了满意而温柔

    的笑容,轻轻地擦拭着我的泪水,抚摸着我的头。

    「是主人不好~ 」

    她有节奏的抚摸着我的头,直到我慢慢安静下来,轻轻地凑近我的耳朵。

    「但是不这样就制作不出最纯最浓的精液了呢……」

    她从我的锁骨开始向下抚摸,直到我颤抖的手臂,在那种令人发麻的肌肤之

    间的触感麻痹了我胸前滚烫的神经密集点,我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对对……很乖嘛……」

    她坐起身,舔舐着手指,玩味的看着我辛苦的听从着她的命令,保持自己身

    体不动。

    「千万不能动哟,哈维,如果你不听我的命令敢乱动的话……」

    「啊……」

    纤细的小臂向下摸去,划过我几乎一直在勃起的阴茎,我从喉咙里漏出了低

    吟。

    她单腿跪在我小腹的上,娇小的身体十分轻盈。她妖媚的笑着,用那只已经

    无数次把我拖入快感的地狱的玉足的大拇指和中指的缝隙夹住了阴茎的根部。随

    着灵活的脚趾的动作,我的阴茎不断的摇摆着。

    「噢噢噢……」

    作为这只小恶魔的仆从,我的射精被完全的管理了起来。小腹上的暗紫色的

    符文代表着没有她的准许我将永远也无法射精,而阴茎根上缠着的红线和龟头上

    被魔法印上的若隐若现的茉莉的名字,都时刻提醒着我自己的阴茎到底属于谁。

    「忍耐的很辛苦吧?放心吧哈维,今天我会遵守约定让你射出来的。」

    「噢噢噢噢哦啊啊啊啊啊!」

    她满足的用脚玩弄着属于她的肉棒,再一次冷不丁的扑在我胸腔狠狠的咬住

    了我的乳首。

    4。2

    自从茉莉将我从艾莉的手中救出逃到了这座王国以外的最著名的多种族贸易

    大城市——克拉罗城,已经过去了快半个月了。虽然当时虚弱的茉莉为了中和体

    内的魅药几乎让她连续高潮了一整夜,在我抱着被魅药折磨的茉莉几乎碰一下就

    能让她失声呻吟的敏感身体全裸的奔跑在午夜城间的小巷寻找着能给她解毒的地

    下医生时,令我自己都怀疑的是我甚至都没有想过抛弃她就这么逃跑。

    那是只是一些不寻常的事充斥在我本来就足够混乱的大脑,让我百思不得其

    解。为什么唯独我的身体没有了魅药的效果?甚至禁止射精的药剂失去了效果。

    虽然没有像茉莉一样被拷问五天那么久,但以当时拷问用的魅药的量来看也足以

    让身为人类的我全身都变成敏感带,甚至衣服的摩擦都能让我几乎射精。是被什

    么人喂了解药吗?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给茉莉喂呢?

    当我问起这些事情时,她也总是闭口不谈。

    当我总算让茉莉的身体恢复到能够下地走路,恢复清醒的神志之时,已经是

    几天后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照顾茉莉,我几乎是完全在遵循着本能在行

    动,是茉莉的拷问让我的身体已经对这种被支配的快乐,尤其是射精被完全控制

    的快乐产生了依赖吗?还是说我其实在第一次见面的夜晚就已经被她洗脑,被她

    完全的调教成了从心里渴望被蹂躏的变态了呢。

    不管怎么样,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给我带上手铐,并且在我的龟头上刻下自

    己的名字再将我射精的权力完全剥夺的时候,我顺从的接受了这一切,并没有感

    觉到太大的违和感。

    「作为魅魔的仆从,最重要的就是要能贡献高质量的精液。」

    她高傲的将双足踩在我肩上,宣布道。

    作为魅魔的仆从,虽然根据魅魔的兴趣会有不同的调教——比如喜欢看被榨

    精榨到一滴也射不出来,只是高潮时痉挛个不停的阴茎的魅魔,也有喜欢一直用

    足调教仆从的魅魔,还有像茉莉这样喜欢男人想要射精却射不出来的表情,从而

    不断的寸止的魅魔。最为主要的还是要求仆从的精液质量足够高,能够为主人提

    供足够的魔法。

    「高质量的精液只要几滴就能让我获得无比强大的魔法,嘛,不用担心,哈

    维的精液先天素质十分的优秀。」

    「制作高质量的精液首先就是浓度,首先禁止射精让你的睾丸里存的精液越

    来越浓,再不断的刺激阴茎,不断的在射精的边缘停下刺激让哈维的忍耐汁全部

    流出来。再等活跃又灼热的精液再冷却下来重复这个过程,这样精液就会越来越

    浓……也就是说寸止的次数越多精液的味道就会越好呢。」

    「或者是在快感中忍耐射精。被剧烈的快感刺激的有活力的精液会在输卵管

    里来来回回的游动,你的射精欲望越强烈,精液就会越活跃、越发更加的成熟。」

    「不过放心,既然你已经成为了我的仆从,我也不会像拷问一样把你弄得那

    么痛苦……虽然为了精液的质量每天我会寸止10次,每三天我就会让你射出来

    一次。」

    「当然,这是建立在你乖乖的听话的前提下……虽然现在你可能还不习惯,

    但你必须得记住,我的命令,我说出的话对你来说是绝对的,如果你做不到就会

    被惩罚。」

    至少在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所谓的惩罚到底有多么恐怖。我回想着主人的

    话,咬紧牙死命的将自己的四肢用力按死在床上,浑身在她的小舌温润的肆虐下

    疯狂痉挛着。

    被主人从早上用舌头欺负乳首到傍晚并保持身体不能动弹,其实就是作为我

    昨天晚上被寸止了9次时被射精欲望折磨的太过痛苦而一不小心本能的用手护住

    了阴茎的惩罚。

    「噢噢噢……」她像是给这次的惩罚收尾的那样,给从早上就开始被凌虐到

    傍晚的布满水渍鲜红的乳首一个意犹未尽的吻后,慢慢地起身,让柔顺的黑发划

    过我的胸膛。

    我乖乖的忍耐着,不住的颤抖着胸肌,嘴中不受控制的泄露着舒服的呻吟。

    她转身侧坐在我的腹肌上。泛红的斜阳尽情的勾勒着慵懒的睡衣与茉莉娇小

    间成熟性感与可爱的矛盾。双腿凌厉的曲线的末端的可爱的双足挑逗似的勾起姆

    趾,可以一手掌握的两只小巧的胸脯像是向我强调着不听话的下场似的那样高傲

    的挺起。

    「嗯……还不错嘛……忍耐下来了。」

    她拍了拍我的胸膛,勾了勾葱郁的手指。

    「哈维,你可以动了。」

    「啊哈……啊哈……」

    随着一直以来紧绷的肌肉猛地撤走了力量而放松了,一阵剧烈的酸痛迅速在

    我身体扩散。暂时自由的双手本能的想要去护住被她蹂躏的乳首时,却被她阻止。

    「不许碰,我说过了吧?哈维的最敏感的三点已经不属于你了,没有我的允

    许不准乱碰,还想被惩罚吗?。」

    「对……对不起……主人……」

    我喘着气,默默地忍受着胸前的灼烧般的阵阵刺痛与快感。

    坐在我小腹上的少女满意的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俯身猛地含住了一

    下忍耐汁泛滥的龟头。

    「啊啊啊啊啊噢噢噢!!」

    温润的口腔传递出紧致的包裹感让我失声叫喊。她熟练的用两侧的肉壁配合

    舌头完全的贴合着龟头,再慢慢的向外推出。

    紧致细腻的摩擦让我不断的翻滚挣扎,她则静静地摁住我的下体,可爱的粉

    唇收缩着充当着阴茎回归自由的最后一道关卡。先是茎杆,再是冠状沟,最后是

    龟头。

    本来就已经忍耐了两天的寸止调教,再加上今天长时间得不到照顾的阴茎异

    常的敏感,在这一下冷不丁的刺激下全身都不住的弓起,仿佛是阴茎在渴求着被

    调教一样。

    被她的小口覆盖了一层晶莹的唾液的整条阴茎要摆在空气中,我痛苦的哽咽

    着,灵巧的小口的一吞一吐已经完全激起了我最深处的欲望。她坏笑着按摩着我

    的睾丸,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我勃起的发紫的阴茎无助的抖动在空气中。

    「哈维,我们去吃点东西。」
蚀骨之夜最新章节https://www.diyibanzhu.in/4/4472/,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医护宿舍的艳遇体操少女谈情说爱——兄妹初中那点事小夜子的女性化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