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断情曲最新章节_ 【断情曲】第十六章 碧落黄泉_第一版主网
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第一版主网 > 其他类别小说 > 断情曲最新章节

【断情曲】第十六章 碧落黄泉

断情曲 | 作者:桃园奈奈生 | 更新时间:2017-06-13 18:08:24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in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in 】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天鹅泪我在AV的日子
    16、碧落黄泉

    惠元堂药铺开业那天,江少枫自然要出面,他是这间店铺名义上的大东家,

    在外报名辛远辛公子。可实际上运作这家药铺的是碧竹和灵秀二人。

    惠元堂开业不到一个月,名声可就传出去了,整个京州城都知道惠元堂有个

    女神医,药到病除,有妙手回春之能。最重要这女神医不但医术高明,人长得也

    漂亮。这就引来些无赖闲汉前去凑热闹,可一到了惠元堂,连个胡说八道的都没

    有,女神医边上还有一位呢,个头就比常人高了一大半,两只眼睛跟牛眼似的,

    不瞪人都让人瞧着瘆的慌。再瞅墙角立着那口大刀,明晃晃夺人二目,冷森森要

    人胆寒。据说这位可是女神医的男人。

    不过这位凶神恶煞一样的大爷平时一句话都不说,就是在哪老实待着,有主

    顾来了该看病看病,该买要买药,谁也不搭理。

    这位爷当然就是胡四海胡爷,有他在这里镇场,一下就少了许多事端。不过

    他也不是打开业就在惠元堂吓唬人,这是经过几次有人捣乱,才把他这尊门神摆

    在这里的。其实碧竹和灵秀二女都有武功在身,后面也有几个帮忙的姐妹,可是

    一群女人总是多有不便,又不好每次有人捣乱就显露武功。

    至于惠元堂大老板辛远辛公子,除了开业之后就露过几面,都是打点街面、

    官府这些杂务。

    江少枫之所以深居简出,每日都在刻苦练功,只是偶尔才和晴儿、诗芸姐妹

    欢好一次,不过每次皆是姐妹二人一同受难,事后也免不了疼上一疼。好在江少

    枫并非索需五度之人,即便未尽其器也不肯让二人更多受苦。

    和江少枫一同用功的还有晴儿,他二人自然是要报血海深仇,宁诗芸则是嫁

    鸡随鸡,也恨透了假仁假义的江天鹤,她武功虽然差了些,但是她却怕万一将来

    有了事端,起码要能自保。

    这一日三人又在一起论剑演武,却见辛玲款款走来。江湖中偷看旁人练武本

    是大忌,这三人虽不太计较,可这些女子也都知道避讳。辛玲突然到访,让江少

    枫大感奇怪,难道是有什么事要找自己么?

    辛玲走到近前,笑吟吟道:「三位可真是刻苦呢,要不要歇一歇呢?」

    江少枫听辛玲这话似乎是话里有话,便问道:「辛姐姐,您可有事要找我?」

    辛玲道:「也没有太多的事情,不过我看三位这么用心,却不知道进境如何,

    想来和三位对演一番,不知江公子是否愿意呢?」

    江少枫暗想,这辛姐姐还真是有心人,恐我三人闭门造车不得其法,特来喂

    招指引。当下躬身道:「辛姐姐如肯赐教,当真是我等之幸。」

    辛玲微笑点头道:「晴儿,就你先来吧。」

    晴儿也知道辛玲必然是来指点他们的,恭敬道:「多谢辛姐姐了。」

    辛玲又向宁诗芸道:「诗芸妹子,借你的剑用用。」宁诗芸双手把剑捧上。

    辛玲接了剑,跳开一步,道:「晴儿,来吧!」

    晴儿道一声:「得罪了。」以孤寒峰剑法向辛玲展开攻势。

    两人拆了五六招后,江少枫脸色大变,晴儿也惊疑不定,剑势慢了许多。

    辛玲却还是不紧不慢的见招拆招,有条不紊,等对演到二十招时,江少枫忍

    不住叫道:「且慢!」

    辛玲轻轻一跳跃出战圈,晴儿也收了势,她凝视着辛玲,缓缓道:「辛姐姐,

    你到底是何人?」

    「哈哈哈哈,」辛玲发出一阵娇笑,她一指远处一座凉亭,道:「晴儿,你

    随我来。」说罢,自顾去了。

    晴儿犹豫了一下,快步跟上了她。

    江少枫并没有阻止,辛玲选得这个地方很巧妙,即不出江少枫视线,却也无

    法听到她二人谈话,想来是并无恶意,只是有些话不足为外人道。

    宁诗芸看得稀里糊涂,问道:「小枫,到底怎么了?」

    江少枫道:「辛姐姐的剑法和我娘和晴儿是一个路数。」

    晴儿和辛玲交谈甚久才从凉亭出来,辛玲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她离开时,

    晴儿躬身施礼,极为恭敬。

    晴儿回到二人身边,江少枫便问她辛玲到底是何人,又找她谈了什么。

    晴儿面色凝重,道:「回房再说。」

    三人一同进了江少枫的房间,晴儿把门关好后,对二人道:「辛师叔告诉了

    我一个秘密。」

    「辛师叔?」江少枫重复了一遍晴儿的话,奇怪,从来没听娘说过有过什么

    师姐妹啊。

    晴儿道:「没错,辛师叔不止会用月海派的武功招式,更懂得月海派的剑诀

    和心法,肯定不会有错。」

    招式可以偷学,天资聪慧之人甚至可以把武功招式用得和本主一般无二,但

    是这剑诀和心法却是要口口相传,又或靠书册单卷了。是以如果这人懂得这两样

    东西,便不该是仿冒之辈。

    江少枫道:「那她怎么到了孤寒峰呢?而且我娘也从来没提过她呢?」

    晴儿道:「你听我慢慢跟你们说。」

    凉亭之中,辛玲向晴儿表明了身份,晴儿自然怀疑,于是辛玲便将月海派剑

    诀、心法各背诵一段。晴儿对这两样早就熟记于心了,听辛玲背得一字不差,已

    经信了,可是她心中还有疑问,怎的师傅从来不曾提起过这个师叔。

    辛玲长叹一声,幽幽道:「这么多年了,她还在恨我……」

    晴儿道:「您这是何意?」

    晴儿平日和辛玲相互称呼之用「你」字,突然间用了一个「您」,其实已经

    把辛玲视作长辈。

    辛玲没有回答晴儿的问题,反问道:「你师父下颌之上有一道剑痕,你可知

    道?」

    晴儿点头,方璐瑶下颌上的那一道剑痕她是知道的,平日里若不仰头极难发

    现,也只有相处时日长的人才可发觉。晴儿曾经问过师傅这是何人所留,方璐瑶

    只说是以前行走江湖时和人争斗留下的。

    辛玲道:「那道剑痕就是我留下的。」

    晴儿大讶,辛玲缓缓道出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方璐瑶和辛玲都是幼年就拜在月海派门下,两人都是一般资质奇佳,也都是

    一般的天生丽质,那时她们关系情同姐妹,无论做什么都在一起,甚至连衣服都

    要穿一样的。

    可是后来,她们同时遇到了一个男人,一个让这两个绝世芳华的女子同时一

    见倾心的男人。

    从此以后两个好姐妹有了矛盾,而且矛盾愈演愈烈,甚至发展到了刀剑相向

    的地步,两人约定比剑,谁败了谁就退出。

    比剑的结果是方璐瑶败了,败在辛玲手上。可是辛玲控制得了她的剑,却控

    制不了男人的心,那次比剑被男人知道了,男人赶到时,辛玲的剑尖离方璐瑶的

    脖颈只有一寸,男人对辛玲说,他喜欢的是方璐瑶,就算她胜了也没有用。

    辛玲恼羞成怒,竟然起了杀心,长剑递出,就想刺穿方璐瑶的咽喉,然而男

    人的武功太强了,一枚石子在长剑刚刚刺破方璐瑶皮肤时,就将长剑打断,救下

    了方璐瑶一命。

    男人和方璐瑶都没有追究她,放她走了。辛玲越想越觉得愧疚,为了一个男

    人竟然不顾多年的姐妹情深,她觉得无颜再留在这个世间,于是选择了自尽。再

    度醒来时,她已经到了孤寒峰。

    从此在孤寒峰上一呆就是二十年,造化弄人,她没想到二十年后,她会遇到

    师妹的弟子,而让这个师侄来到孤寒峰的原因,竟然也是因为那个男人——江天

    鹤。

    只不过,辛玲到这里是因为他的专情,而师侄却是因为他的残暴。

    辛玲一直不敢相信江天鹤竟然变成了这样的恶徒,直到季轩娇带回了消息,

    江天鹤在江湖中放出追杀令追杀他和方璐瑶的亲生儿子江少枫,还有被传和江少

    枫一起私奔乐得晴儿,辛玲这才相信,江天鹤真的变了。

    因为那时,晴儿已在孤寒峰。

    江少枫到孤寒峰后,带走了许多姐妹,辛玲也随着离开了,她有两个目的,

    第一,她要看一看江天鹤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第二,她曾伤害过师姐,她不能

    看师姐的儿子和师门仅存的弟子再受伤害,她必须保护江少枫和晴儿。

    在遇见师妹的儿子之后,她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个痴情种子,印象不错,可是

    他又突然接受了一个宁诗芸,让辛玲大失所望。

    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相处后,辛玲发现,江少枫几乎只与晴儿和宁诗芸玩笑,

    对其它女子只谈正事,其它一概无话。这才让辛玲又从新审视这个少年。

    于是她决定将这个师门秘密告知于晴儿和他,也许还包括宁诗芸。

    辛玲说到这里时突然问了晴儿一个问题:「我派的剑诀、功法,你都熟记于

    胸了吗?」

    晴儿道:「这个自然,从小就要背的。」

    辛玲点点头,「好,那你倒着给我背一遍月海心经?」

    晴儿诧异道:「这……这怎么背?」

    辛玲笑道:「我告诉你,你练的月海心经是反的?」

    晴儿听了更是摸不着头脑,怎么师傅教给我的是反的?

    辛玲道:「你不必惊讶,我练的也是反的,因为这套心法,女人是不能正练

    的。」

    于是辛玲将月海心经的来源和用途一一讲给了晴儿。

    原来这月海心经乃是一对恩爱夫妻所创,这对夫妻具是武学奇才,两人又恩

    爱,才创出这一套正练为阳,倒练为阴的绝世神功。正练之功至阳至刚,倒练之

    功至阴至柔。且这套功法另有一个妙处,若是夫妻合练则效果倍增,只是若要合

    练必是在夫妻合体之时,阴阳交泰,才可奏效,实为一套双修之法。但这但这合

    体的时长,则要看男子阳物有多持久,越持久者,一次双修运转周天次数越多,

    所获功力越大。

    不但月海心经可颠倒来练,就连那碧落剑法,也是阴阳成双,只是碧落剑法

    需配合反月海心经,若颠倒而练则是一套刀法,唤作黄泉刀法。据说二者合击,

    阴阳互补,天下任何武功都难以破解。

    也难怪,碧落剑法本已是一门精妙剑法,若将其空门漏洞补全,只怕世间再

    无匹敌。

    这也是辛玲避开江少枫,带走晴儿向她一人说明的原因,否则她一个处子之

    身,怎好在男人面前说什么夫妻合体。

    这对夫妻创下这套功法后,丈夫因一次山崩意外丧生,妻子独活了下来。妻

    子想将这套神功传承下来,可又无儿无女,她和亡夫感情笃深,自然不肯再向前

    走一步,便收徒授业。因这功法涉及男欢女爱,未亡人只好只收女徒,盼着由女

    徒儿将完整修炼之法再授给她的夫君。

    这未亡人收徒甚微苛刻,资质不佳者不收,姿容不美者不收。资质不佳这一

    条还好说,但这要求容貌这一条却是因她以为美貌女子挑选夫君时必然苛刻,所

    选者也必是人中龙凤。她和她亡夫乃是一对才子佳人,所以对传人要求甚高。故

    此月海派几代传人皆是美貌女子。

    只可惜,越是美丽的女子择偶条件越高,她选中的徒儿一生未嫁,徒儿的徒

    儿,也就是辛玲的师傅,也落得个同样命运。到了辛玲这一代,她师傅选中了她,

    早早就将这些秘密告知于她,可惜因为一场情变,导致辛玲失踪。两人师傅寻找

    爱徒无果,在弥留之计将掌门之位传到了方璐瑶身上。

    其实辛玲并不知道,师傅还没来得及将师门之秘告知方璐瑶就已经气绝身亡,

    但她从晴儿身上猜到,若是江天鹤得了双休之法,又怎看得上那些不入流的采补

    之术呢。

    于是辛玲和晴儿约定,今晚带着宁诗芸一起到她那里去习这师门之秘法,然

    后再传给江少枫。

    宁诗芸听到此处,奇道:「怎么我也要去。」

    晴儿笑道:「师叔说,你也是小枫的人,若只我会,对你不公,所以也要你

    去呢。」晴儿给江少枫留了情面,因为辛玲曾告诉她,月海派选择下一代掌门之

    时,还有个条件,就是所择之偶必是用情专一之人,只是此事难以控制,并非强

    制条件。辛玲看江少枫没几日便和宁诗芸相好,不似专一之人,有些不悦,犹豫

    再三才肯将这双休之法传于晴儿。晴儿怕江少枫知道了脸上挂不住,所以并未告

    诉他。

    江少枫点头道:「辛姐……只怕我要叫她一声姨娘了,虽然当年和我娘有过

    误会,但是过了这么多年,她也悔过,甚至还不惜自尽弥补过错,又这么维护我

    们,我还真该去谢谢她。」

    晴儿道:「说得是呢,你平白和我师叔认作姐弟,赚了个大便宜,我们以后

    是不是也要叫你一声师叔啊?」

    江少枫笑道:「又来胡说,你若愿意,我倒乐意。」

    三人调笑一阵,江少枫道:「我这就去拜谢她,你们二人随我去吗?」

    晴儿道:「师叔吩咐过,要我马上教会诗芸姐姐月海心法口诀,晚上要用呢。」

    江少枫道:「这样也好,那我便去了,我还有些问题想请教她。」

    在晴儿转述江天鹤和方璐瑶、辛玲三人之间的恩怨纠葛时,江少枫就想到一

    个问题。江天鹤年轻之时到底有多优秀,引得包括母亲在内两位佳人都对他倾心

    呢。他突然感觉他对他的父亲所知太少,他只知道江天鹤在外素有侠名,在内却

    刻板严厉,除此之外只有恨意。既然辛玲年轻时曾对他有过好感,想来必然知道

    他的一些喜好、性格,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正好从此人之处打听一些

    消息。

    江少枫叩响了辛玲的房门,辛玲应道:「哪位?」

    江少枫有些头皮发麻,如今该如何称呼她呢,自称在下有些生分,叫她姐姐,

断情曲最新章节http://www.diyibanzhu.in/4/4958/,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和Y老师的sm生活裸男奸淫岛 美羽步步生莲-改编这样的异界一定哪里有问题女皇江玉燕